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宝石花志愿者公益服务中心

救助灾区、扶持贫困、爱心永存、弘扬长庆精神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宝石花志愿者公益服务中心 【账号】:7910 2100 0546 9000 0012 【开户银行】:昆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西安兴隆园支行 【开户名】:西安宝石花志愿者公益服务中心 电话: 18066757473

网易考拉推荐

队长的流水账--一次没有画圆的爱心远行  

2008-06-03 09:14:21|  分类: 2008.5文县之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一个偶然的机会,让我走进了长庆爱心志愿者群。本以为只是进了一个普通的聊天室,可当我看到群里的公告和网友们所聊的一切时,我被深深的感染了。由于512汶川地区8.0级大地震,全民的爱国心和爱心在无限高涨,群里的朋友们也在继捐款、献血、缴纳特殊党费等一系列爱心活动之后,倡议和发起了一个新的爱心运动,这就是“长庆爱心志愿者联盟”。

一切是那么的出乎意料,周五建群,当天就确定了目标、当天就收集了上万元捐款、当天就召开了第一次特别会议、当天就确定了收集捐物的地点;一切又是那么的自然,目标确定以后,周末两天群友们考察了购物地点、收集消毒了衣物、倡议了更多朋友加入。经过周一上午的再宣传,捐款居然达到近四万元。粗粗算了一下,大约可以购到灾民同胞们急需的一些彩条布、挂面等物了,于是联系车、联系文县当地的政府、联系购物、联系制作汽车横幅,各方工作有条不紊的展开了。虽然经过了一些周折,总体比较顺利,临时决定当晚装车,次日出发。

其实行动起来也就这么简单,在各位爱心志愿者的共同努力下,用捐款买到的近两吨彩条布和四吨秦老大挂面,以及捐赠的衣物、奶粉、妇用品、蜡烛、文具等,用了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装车完毕,最后离开的几位志愿者十点多在夜市上吃了超时的晚餐,简单的商量了明天的行程计划,当时明确可以前往的只有我、若谷和依岚一男二女,以及红十字会准备前往送救灾款的人员。

27日上午,向领导请完假就直奔物资集中点而去,已经有朋友在此守候了。由于原定红十字会的人不能同行,临时在网友群里征召愿意同行的男士,很快,马宁与廖宾报名参加,这次的行动组人员确定了下来,三男二女加义务前往送救灾物资的两位司机师傅。现在唯一缺的就是民政部门出具的路条了,十点左右,在志愿者提供的服务车义务协助下,去市政府办理路条,几经周折,于十二点准备就绪,出发时间也一推再推,十三点钟在办公楼前简单举行了送行仪式后,由一辆小面包和一辆轻卡组成的长庆志愿者爱心车队准时出发了,目标甘肃地震重灾区—文县。我与廖宾乘坐轻卡,马宁与两位女士坐在面包车上。

出发半小时,卡车温度迅速上升,师傅发现是前面标有红十字会标志的横幅挡住了进风口,无奈在陇海高架桥东停车稍做整理后继续前进。二点整,前车上的若谷来电询问是否将管理员权限交出,看我的队友,这会仍在关心群里的活动呢。由于倡议与出发都比较紧急,到现在队友们还没有交换手机号码,二时四十分左右,通过短信,将各位队友与两位师傅的手机号交换,以备不时之需。三点十分,在常兴服务区加油,此时距离宝鸡尚有63公里。

三点二十分,在路边的墙上看到两条广告,颇为有趣:“中国移动网络好话费便宜”、“中国联通网络同样好话费更便宜”,不禁想到为什么肯德基旁边不远处老是能找到麦当劳了。

一路上风好大,而且风向不定,两边的大树都弯下了腰,路过风口时偶尔感觉车身居然在顺风飘移,车里烟都点不着,幸好带了zippo。心里想着,这算不算奇异的天象?会不会带来新的地震,这时候,朋友来短信说,网上消息,陇南政府会议通知未来三天有较大地震,为不影响军心,看了以后没有告知其他队友,继续前进中。

三点五十分左右,下了西宝高速公路,因为带了路条,省下了七十元的过桥过路费。高速公路的路基下到处是帐篷,各式各样的,偶尔可以看到印有救灾字样的帐篷,不知道是不是正规渠道出来的,是不是根据受灾情况发放的。一路前行,路两边帐篷越来越多,看来宝鸡躲震的形势比西安更严峻。

刚出宝鸡,朋友来电问感觉地震没?紧跟着消息:4:02青川5.4级,4:12宁强3.7和5.7级两次强余震。由于在车上颠簸,并没感觉到,本还不想通知队友,可他们也已经知道了,稍做安慰鼓励后,继续上路。

宝鸡到天水一段正在修宝天高速,一路又全是山路,加上限重一吨的轻卡如今拉了六吨多的货物,只能以不到20KM的时速“爬”山。途中经过不少隧道,心里稍有些担心,但想想圆形的稳定性应该比方的要好一些,便又安心了。途中时有修路路段,道路颠簸不平,偶有辅道,两台车就在飞扬的尘土中颠簸着前行,心急,但没办法。师傅一路关注着路况,更关心着他的爱车,听说这是去年买的新车,这次是拉最重的一回。

五点左右,路边有校园里搭有救灾帐篷,可能就是所谓的帐篷学校吧,但没看到学生。

五点五十,进甘肃界,这里属于天水麦积区的牛背村,从这里开始以天水北道的路叫牛北公路,路两侧的标志牌上注有“注意落石”字样,通知全体队员集中精力,注意前方山体,车辆以最可能快的速度前进渡过危险路段,其实上山也就20码,下山最多30码。

六点二十左右,正在天水办事的杜总听说我们要到天水,热心的安排了吃住,考察了北道区几家宾馆,考虑安全因素,预安排在绿岛酒店吃住。

六点四十,经过收费站,面包车出示路条后放行,轻卡被挡住不让通过,又要路条,解释半天才说明白,后来发现,这位收费的同志原来是对眼,难怪,把两个车的路条看成一个车了,哈哈。刚过收费站,一座加油站前修路,单向放行,停靠十分钟左右通行。

已过吃饭点,看来不能及时到天水吃饭了,通知队友用车上志愿者们给带的火腿肠、饼干、麻花先垫着。杜总来电,绿岛酒店因地震出现裂缝,考虑大家安全,改住华龙大酒店。九点四十九分,在北道绕了一圈后才找到华龙酒店,热心的杜总与其亲友在店外迎接,安排吃住。晚餐后通知队友,明早四点半起床,五点天亮就出发。

 

二十八日,早五点天蒙蒙亮,长庆志愿者爱心车队已经离开了天水北道区,继续向文县开进了。出北道没走上秦北高速,经由甘泉至娘娘坝乡,一路为县道,坡陡难行,上山时速仅有10公里。偶有滑坡路段,路面上有碎石,看来地震和余震对这里的破坏也不小。慢慢太阳升起,天空呈现日月同辉。七点十分,终于走完了这二十公里的县道,上了国道。说是国道,其实比县道好不到哪去,只是路面稍宽了一点,两辆卡车可以顺利会车而已,弯道还是那么多,坡度还是那么陡。七点半路稍平些,在车上用早餐:矿泉水就小麻花。

八点半,到达江洛收费站,这里已经算是较重的灾区了,根据甘肃省的规定,所有收费站停止收费,保证救灾物资畅通无阻的早日运抵灾区。看来路条能省的也就那七八十元过路费了。过江洛镇。

九点进成县,汽车补油。由于担心进入灾区后油料供应不足,决定遇到稍大一点的加油站就将两车的油料补足。这里灾情已经较为严重,帐篷数量大增,且楼房与平房都有不同程度的裂缝,但民众的情绪看来比较稳定,生活秩序井然,学生正常上课,所不同的是教室可能都成了危房,同学们都在操场上的临时帐篷里上课。

过成县一路两旁山体险峻,垂直高度估计都在七八百米左右,道路几乎都在悬崖下、江河边,轻卡先行,叫面包跟在后面,拉开一公里左右距离,以备不测。通过对讲机,将随时看到的路况通报另一辆车。十二点三十五分,通过甘泉镇,十三点三十分到达安化镇,老婆给联系她娘家在这里的同学准备了免费午餐,大家休息就餐。

镇上居民看到是送救灾物资的车辆很热情,提供了不少信息,有好有坏。就我们吃饭的这个喜来临食府对面山上,一个村子的土屋全倒了,山体滑坡压住了几乎所有的粮食;武都区已经全部停电了,要求市民全部不要呆在建筑物里,在安全的地方避震;陇南市政府关于有七到八级强震的通知属于谣言。顾不上考虑消息是否准确了,吃完饭后继续上路,既来之则安之。

十五点,进入武都区。整个市里都是帐篷,军车、警车、志愿者到处都是,河对面的山体滑坡严重,山脚下的一些建筑物只有一点点的痕迹能看出来那里曾经有过东西。不知道伤了人没有。城里大部分房屋裂痕严重。快出城的地方驻有部队,约有四十顶军用帐篷支开,军车十余辆,战士们在列队,不知道又在准备什么紧急任务呢。

出武都下一站就是我们的目的地—文县了。道路沿着白龙江在群山中盘旋,一边是高山峻岭,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段路,只感觉如果发生危险,根本没有地方可以躲藏,山上随便一块石头下来就会把路全部封死,运气好的话,石头掉进江里,也会把江水堵死,形成所谓的堰塞湖。一路上的村镇都是在稍宽一点山体中的河边,村民们为了避震,把帐篷都搭在了公路上。其实那所谓的帐篷,大多是用几根木头撑着塑料布,为了挡阳光,再在里面挡上些旧床单布条什么的,两头都是张开的。里面木板在土块上支起来做床。好多小孩就在里面睡觉、玩耍,可怜的孩子们。其实他们所谓的避震,也就是防止被自家的房屋压着,如果震动厉害,山体滑坡或者落石,根本无处可逃。

队友看到这种路有些害怕了,将安全帽拿在手里,随时准备要戴上。为缓解大家的紧张情绪,我对着外面帐篷里的灾民同胞挥手致意,通过对讲机让另一个车上的朋友们轻松一些,同时发短信回去,请网友们用发短信的形式向我的队友们鼓劲加油。同时,为确保大家的安全,我在对讲机里宣布了一条纪律:一旦发生意外,必须先自救再救人,只有保全自己才有可能救助别人。

途中的水坝施工现场已经没人施工了,工程看来没什么破坏,大概是考虑到余震把人先撤走了,只留了两个工人在看守设备值班。四点二十到达透防乡,过了透防就又是国道了,但一路山体滑坡非常严重,路边不时看到大石头,路面有被清理过的痕迹,可能是刚抢通的滑坡道路。四点五十,到达外纳乡,手机没有信号。路边的电线杆被压断,通讯线路被抢修的工人沿着山坡石缝拉起。途中不时看到临时立的警示标牌:“滑坡路段监测地区”“滑坡落石注意安全”等等。

五点钟进入向阳桥村,村子里几乎看不到人影了,人都哪去了?

五点四十五分,两边山上出现浮尘,紧急观察前方山体,发现有尘土和小石头往下滑,紧急通知后面的车辆迅速通过避险,还好,只转了一个弯就进了个村庄,两边山体较为平缓,停车避险。一行人下了车,脸色煞白。稍事休息,刚好前面村子的小孩放学,随车的记者依岚随机拦住三个小孩,叫我向他们问些话,做个随机采访。于是问了几个小朋友一些问题。得知,现在只有六年级复课,其他学生都在家避震;政府已经发了帐篷,两家一顶;吃的喝的暂时还有保障;电没通,发了蜡烛,每户两支;孩子们情绪还不错,也不怯生,回答得很是自然。这段有录像有兴趣可以找来看看。

六点钟到达尖山镇,开始爬高楼山。路边牌上写着高楼山十八捌,不知道“山路十八弯”是不是出自这里。可累坏了师傅和他的爱车,这时候只能以10公里的速度前进,师傅开玩笑说,这会我下去走路可能都比他开车快。七点多感觉下到了山底,文县团委李书记来电话问走哪了,借着车灯光看到的情况,告诉他已经到山底了,他说再有二三十分钟就到了。结果前行不远,就又开始上坡,感觉有些不对。八点左右才又到山顶看到一个路牌大家差点疯了“连续下坡二十四公里”,原来我们这才到了刚说的山顶。连续下坡刹车过热,跟在后面的面包车上闻到了浓烈的胶皮味。路边没有加水的地方,师傅只好用档位憋着慢慢下山,和上山的速度差不多。八点五十左右终于有加水的了,停在路边加水降温。山路已经一片漆黑,也不知道两边的山体如何,前后的路况如何了。降温的十来分钟居然没有一辆车经过我们身边。

十点零五分,终于到了此行的目的地—文县,县城入口处停了许多挂着救灾标志的车辆,李书记和许多志愿者在县城入口处,专门负责接待各地来的救灾人员和物资。简单登记后,随李书记到入口处的阴平酒店,据李书记介绍,这家酒店老板在震后就将酒店腾出来,专门用来接待各地来的志愿者和援助者,免费提供食宿。李书记带了两三位志愿者过来帮忙为我们端出了准备好的饭菜,大家已经很饿了,可是都没有急着吃饭。特别是两位女士,急切的向李书记询问了解当地的情况。

文县与青川仅一山之隔,灾情非常严重。所有的村镇几乎都在山里,地震、滑坡、泥石流等对农村的危害远大于我们的想象。据我们拿到的资料,大部分村庄民房100%倒塌,部分没倒的房屋也都成了危房,农户的粮食大都被埋。目前百姓只能在简易篷里度日。根据行前的计划,要将本次带来的物资全部分发到灾民手里,我们与李书记交换意见,以确定一个村镇。李书记提供了多套方案从我们选择,近处的有临近县城的铁楼乡,震后遭遇冰雹袭击;远处一点的就是灾情最重的碧口镇、范坝乡、中庙乡等。考虑到从县城到碧口镇还有八十多公里山路,路况也不是太好,还不时有余震发生,加上我们的轻卡已经严重超载,我们舍弃了去碧口的计划,选择铁楼乡作为资助点。铁楼乡离县城十多公里山路,下辖三个村,其中两个村落相距较近,分别是麦贡山村和下墩上村,前者是一个藏族村,属于白马藏族部落,有村民373名,后者是汉族村,有村民187名。经与队友们商议,决定将本次运送的物资供应给藏族村麦贡山村,也算为国家统一做点贡献嘛。

饭后李书记安排在阴平饭店住宿。考虑女士们安全,经与当地同学联系,在一中的校园里可以搭建帐篷,我们将带来的一顶帐篷和三个睡袋留给女士,在一中校园住宿,两位男士在阴平饭店住宿,司机师傅就在车上休息了。安排好大家,我与两位女士交换了意见,确定明天的行程,以及对大家的分工安排。(为防止灾民哄抢,将大家自己的东西全部集中到小车上,分发的物资在大车上进村,小车随后在村口下人,远离灾民临时安置点)已过午夜,安排两位住好,步行回阴平饭店(师傅已经停车休息了)。途中停靠的车上全都睡着人,街道两边睡满了人。回到饭店两个小伙子还没睡,刚督促休息,女士那边来电话,心里一阵紧张。果然有事了,天开始下雨,我们带的帐篷是落地的野营小帐篷,小雨还行,下大了底下会湿进来,叫她们到饭店来住,她们不愿意,就安慰她们入睡。结果我倒睡不着了,站在窗前看着黑漆漆的外面,听着雨声,发愁明天该怎么办。也是太累了,两点多睡着了。夜里醒了三四次,雨一直在下,而且越下越大,心里越发担心了。一是担心明天物资发放,二是担心队友能否安全返回。四点多,终于睡不住了,起床冒雨到车旁巡视了一会,站在江边的桥上,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县城周围的大山。原来这座县城就在山窝里,四边都是高山,山势陡峭,中间一条白龙江,江水明显比昨天看到的要大了许多。天慢慢亮起来,河对面的山可以看清了,山腰里有些建筑,可以看到部分受损。城里的建筑都在山坡上,道路也是坡路,整个一座山城。根据昨天了解到的情况,从县城到麦贡山村全是土路,平时卡车就不好走,这一下雨,我们那辆超载的卡车估计是上不去了。临时决定,改变计划,就地卸车,就算带着遗憾回去,就算没有圆满完成志愿者们将物资分发到灾民手里的任务,也不能拿队友们的安全为代价。七点多,队友们都起来了,我将决定告诉他们,并与李书记及时取得联系,就近在县城找到一处民用库房,简单用餐后开始卸车。

十点多,在众多当地志愿者的帮助下,物资全部卸完,核对清点后,李书记打了验收清单。这时,雨停了。走还是留又成了一件难题。因为我不知道这么大的雨对于震后的山体到底有多大影响。512震后下过几次雨,该滑坡的和落石的应该已经过了,但最近这次大的余震后这里却是第一次下雨。司机师傅询问了值班的交警,前方月亮坝由于昨天的雨已经塌方,正在抢通。同学也建议等等再走。看天色似乎有放晴的可能,想着亲人朋友的期盼,想着队友们的安全,我艰难的决定赌一赌:出发。趁着天气好一些,尽快出山,离震中远一些大家要更安全一些,万一再有余震,被雨泡透的山石和泥土再震下,不被压着,也会被堵在路上,别来救灾民倒把自己搞成灾民了呀。 十一点十分,准时出发返程。

为防止途中意外,自己带的干粮和水一点没敢给灾区,全部留在车上了。

返程空车比来时快多了。到月亮坝时路已抢通。雨时停时下,还好一路平安。考虑雨后的安全,将两车距离又往开拉了些。实在太累了,把对讲机交给廖宾,安顿他们注意安全,我慢慢睡着了。

到达武都,遇到了长庆和川庆送救灾物资的13辆车队,看到司机和我一样的红工装,大家挥手相互致意。

到了成县是晚上八点,天刚擦黑,好几处住处没法入住,或危房停业,或住满;最后联系到一家宾馆只有六楼的两个房间,一间套房,一个标间,服务员问敢不敢住,不住怎么办?帐篷没带够呀。于是女士标间,男士们套房,床上睡三个,打地铺两个。还好再没余震,大家好好休息了一晚,八点出发继续回程。十一点五十经天水,晚八点三十分安全回到西安。受到前所未有的热烈欢迎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4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