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宝石花志愿者公益服务中心

救助灾区、扶持贫困、爱心永存、弘扬长庆精神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宝石花志愿者公益服务中心 【账号】:7910 2100 0546 9000 0012 【开户银行】:昆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西安兴隆园支行 【开户名】:西安宝石花志愿者公益服务中心 电话: 18066757473

网易考拉推荐

广东省抗震救灾医疗队刁冬梅:白衣战士托起生命的希望  

2008-06-13 11:11:01|  分类: 社会爱心活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--在抗震救灾英模事迹报告团首场报告会上的发言

各位领导、同志们:

我叫刁冬梅,是广东赴四川抗震救灾医疗队的队员。

5月12日,汶川大地震的消息震惊广东。5月13日晚上,我们第一批广东医疗队飞赴成都抗震救灾。

按照卫生部的命令,我们以最快的速度,赶去汶川映秀镇!

过了都江堰以后,交通受阻,通讯中断,必须急行军。我们只带了两天的干粮,尽量多带药品,最重的大药箱有50多斤。一路上险象环生,左边是峭壁,右边是岷江,最难走的地段,我们只能把药箱顶在头上,贴着峭壁慢慢摸索。一个队友脚下一滑,差点掉下江去,可他的手还死死抓住药箱。

3个多小时里,我们手脚并用,艰难地往前挪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:赶快到映秀,救人! 救人!到了映秀镇,眼前的惨像使我们震撼:漩口中学前的坝子上躺满了伤员,有的头部流血,有的多处骨折,有的甚至奄奄一息,痛苦的呻吟此起彼伏……

生命在呼唤,我们立即展开紧急救治,包扎、输液、上石膏、做手术,经过大家连续奋战,赢得了救治的黄金时间。

一天,我们接到紧急通知,匆匆赶去映电公司办公楼的废墟,抢救幸存者虞锦华,她被困在坍塌的楼梯和横梁之间的狭小空间里,已经150个小时。骨科专家杨欣建戴着头灯费劲地钻进去,立刻惊呆了:那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一双眼睛,六天六夜过去了,虞锦华惊恐、绝望的眼神,突然充满了求生的期盼。她的双腿被巨大的横梁死死压住,膝盖以下肌肉全部坏死。要把她救出来,只有一个办法――截肢。杨医生检查完伤势,迅速爬出洞外,和队友们商定了动作要快、失血要少、力求保全生命的手术方案,接着第二次爬到小虞身边。

“医生,能不能不锯腿?我还想走路!”虞锦华哀求说。

杨医生心里咯噔一下,他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转移了话题:“小虞,你哪一年出生的?”“64年”,“我比你大一岁”。这时一阵灰沙尘土掉下来,外面的队友大喊:“余震了,杨医生,快出来!”情况十分危急,但杨欣建没有动,他用力握着小虞的手:“妹子,你是好样的,大哥要向你学习。听大哥一句话,咱坚持了这么久,就是为了活着,只有活着才能走路啊。”“很疼吗?”虞锦华问。“有些疼,别怕,大哥给你打麻药!你的亲人都在外面等着你呢!”虞锦华闭上眼睛,点了点头,泪水顺着眼角流下来。

杨医生半跪着,稳稳地拿起手术刀。为了他的妹子今后能顺利安装假肢,为了他的妹子还能站起来走路,他消毒、止血,小心翼翼地切除坏死的部位,在不到两个立方的空间里,进行着他平生最艰难、最痛心的手术。50分钟,60分钟,70分钟,虞锦华终于救出来了!而耗尽体力的医生却瘫坐在废墟上。

这一刻,我们已经不仅仅是医生和伤员的关系,而是患难与共的骨肉同胞!

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,50多支广东医疗小分队先后开进地震灾区。我们眼中流着泪,心里流着血,全身心地救治伤员,灾区群众见到我们总是说“谢谢你们,太谢谢你们了”。作为一名队员,我在为伤员换药打针的时候,常常因为他们的坚强热泪盈眶。最让人感动的是,当地粮食奇缺,老乡自己都不够吃,一位农民兄弟还送来一桶热腾腾的稀饭,硬逼着我们吃完,多好的父老乡亲啊!5月17日晚上,映秀暴雨倾盆。我们在紧张的救治中,又接到一个更艰巨的任务――

阿坝州救灾指挥部要求我们抽调20名男医生,于18日凌晨进入灾情严重、还没有医疗队的“生命孤岛”耿达乡。

连日来缺水缺粮、没日没夜,医疗队员已经筋疲力尽。而从耿达逃出来的老乡劝我们:那条路至少要走三天三夜,余震不断,大石头老是往下滚,你们现在去不得呀!

又一次生死考验,又一次艰难抉择。

队长廖新波首先报名,但指挥部不同意:你得留守指挥!

52岁的徐如祥教授是副队长,他二话不说,挑起了领队的重担;共产党员肖建斌主动请缨:“我去!我的孩子已经16岁了,他们的孩子还小……”

风雨交加中,一个个队员报了名,有的还悄悄写下了遗书。余振华医生给妻子的遗书中写道:“我的决定也许对不起你和我们的女儿,但是如果我不去,就更对不起我的良心……万一我回不来,你答应我,一定要好好过下去。女儿还小,你暂时别告诉她,就说,爸爸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救人去了……”

那是一个悲壮的风雨夜,我们把唯一没有漏水的大帐篷,让给了即将出征的战友,其他人默默地躺在湿漉漉的帐篷里,彻夜难眠……

到了耿达,大家一大早就出发爬大山,走遍17个村子,抢救伤员、搬运遗体,直到天黑了才回到山沟里的帐篷。

十几天日夜奋战,患有高血压、心脏病的徐如祥教授彻底累垮了,他高烧39度,一天拉十几次肚子,虽然大家背进去很多的感冒药、止泻药,可都给伤病员用了。有人问他当时为什么不给自己预备点药,徐教授摇摇头说:“看着那么多伤病员,谁会想着把药留给自己呀?”

简简单单一句话,大家的眼睛湿润了。这就是我们医务人员的真情流露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天气炎热,垃圾堆积,许多遇难者遗体等着安葬,大量动物尸体腐烂发臭,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味道。“大灾之后防大疫”的问题迫在眉睫,一批批卫生防疫小分队赶到灾区。大家天天背着几十斤重的喷雾器,在废墟上消毒、处理遗体,甚至建垃圾站、挖厕所。彭志强博士和队友花了一整天时间,在河滩地上挖了两道一米多深的壕沟,外面围上帆布。这样的厕所,在震后的南坝镇很实用,大家管它叫“博士厕所”。一天,防疫小分队到龙坝乡藏族同胞聚居的瓜苏村,进行全面消杀,忙了整整一天。当大家拖着疲惫的身体准备下山时,发现全村的男女老少在绵绵细雨中,等候在村口为大家送行,捧着圣洁的哈达,端着刚开封的青稞酒,老族长动情地说:“感谢你们帮我们赶走了病魔,带来了吉祥,我们留不住你们,请你们多喝几杯酒,扎西德勒!”大家感动得说不出话来,心里却在呼喊:请放心,我们一定要让你们健健康康地生活!

这段经历让我们终生难忘,面对病魔和灾难,职责令我们必须如此。因为我们知道:在老百姓眼里,我们就是生命的希望;在抗震救灾的战场上,我们的名字叫“白衣战士”。

谢谢大家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